首  页  |  政策法规  |  综合信息  |  基层动态  |  服务指南  |  银铃风采  |  保健养生  |  生活休闲  |  特色服务  | 
现在位置:首页>>生活休闲
回乡雪暮

    □赵家栋

    夕阳躲在了云后,步入暮年的我在回乡的山道上赶路。下雪了,先是风中打在脸上不疼也不痒的那种“砂雪”,随之而来的是落在脸上手上即刻化为水的雪花。风中,雪花追逐着我,我追逐着雪花。

   山腰间,古梨园旁那亭子似的看护房落上雪后,酷似一朵硕大无比的蘑菇,那没用一砖一瓦一木垒起的低矮的石屋子,四面通透,人钻进去,只能坐或卧,俺村上这种原始的果园看护房,先被砖瓦房取代,后被钢筋水泥铝合金门窗的通上电的别墅似的庭院所取代。地广人稀的山里人,有意无意地把石屋子这一老祖宗的杰作保留了下来,躲雪的、红红的大公鸡与灰不溜秋的母鸡们,在石屋子下叽叽咕咕、相依相偎。一只土狗突然窜出,惊飞了冒雪前来觅食的山鸡,吓跑了正在吃家禽剩食的野兔。慌不择路的野兔,没跑多远便钻进人在雪地里设下的钢丝套儿,素有“三窟”之称的狡兔,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死在“走老路”、“走回头路”的习性上。

   小鸟无愁绪,天天都快乐。欢快的鸟们,在雪中争着啄食那些小雪时节还高高挂在树梢的紫红色的满面皱褶的柿子,与山里人分享着大自然的恩赐。棉絮似的雪花不紧不慢地下着,树白了头,我也白了头。只是,我走树不走,我移树不移。风雪中,我成了个移动的雪人。一阵风儿过,栗树、松柏树枝叶上飘落的积雪像云像雾似瀑布。雪终究会融化,秋冬不落叶的树,来年定会落。松柏会老,雪下冰封的小溪,明年雨季到来时,仍会一路欢歌。

   山岭间,农家果园里的坟茔时隐时现。坟头上,落满雪花的荒草像雾凇,似火树银花的圣诞树。坟上的草是人们刻意留下的,据说谁家坟头上的草多,谁家的日子就红火。坟头上有草无草,也是人们判断新坟老坟的标志。这些不去村上公墓,散葬在自家承包山林里的墓中人,依然与子孙们守望着春的花朵、秋的收获。小路旁,那座新坟里的主人与我同村不同族,按辈分儿我管他叫三爷。三爷年轻时,曾在省城做文案,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为国分忧回乡的,在识字、写字和字谜制作上,可以说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他制作的字谜形象活泼而有趣儿,如“雪”字是“大雨下在横山上”,“树”字是“又进了村”,“林”字是“一个不出头,两个不出头,不是不出头,都是不出头”。冬闲时,三爷是俺家的常客,大雪纷飞的日子,他常给我们讲《聊斋》《水浒》中的故事,我和小伙伴也常去他家围着火盆猜字谜,火盆死灰中跳出的爆米花,是三爷给我们的奖励。他用毛笔写的字联“此木为柴山山出,因火生烟夕夕多”,让人过目难忘。

   我点燃一根香烟,放在三爷坟前,以此寄托我的哀思。被雪覆盖的散葬在山和岭间自家果园中的那些坟茔里,埋藏着后人的孝心,埋藏着逝者的守望和对后人的牵挂,也埋葬了他们在世时的恩恩怨怨。坟茔里那些当年鲜活的生命,如树如枝如叶如果,从土中来,又回到了土中。

    化雪冷,下雪暖,下雪的日子黑天晚。暮色中,天地白茫茫一片,山下村中升起的炊烟,是父老乡亲的呼唤。回到村头老家的我似回到了童年,回到童年的我学着先辈们喝酒驱寒,或是空腹或是劳累或是喝得太急,晕晕乎乎的我接着喝浓茶解酒,解酒的结果是难以入眠。窗外,预报中的小到中雪局部大雪的雪还在下。冬雪来了,春天近了,迷迷糊糊的我不知何时进了万紫千红的梦乡。

 
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
泰安市委老龄委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号
邮 箱:y_hsta@163.com
网 址:laonian.taian.gov.cn
邮政编码:271000
电  话:0538-6991713  6991535
传  真:0538-6991713
地  址:泰安市市政大楼